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媒体看滁州

滁州为什么能?

滁州市政府门户网站www.chuzhou.gov.cn2020-03-06 10:02来源:澎湃新闻阅读人次:
【字体:】 打印

滁州GDP数据是惊人的

澎湃新闻梳理统计部门的数据看到,处于南京都市圈、大打“南京牌”的滁州,其经济总量已正式跻身于安徽省内第三,超越了阜阳、马鞍山、安庆等兄弟城市,成为名副其实的安徽经济“第三城”。

滁州此前长期在省内坐第五把交椅,落后于滨江的钢城马鞍山、以及昔日“长江五虎”之一的安庆。

滁州“逆袭”的背后,是长三角区域内城市体量和竞合格局发生变化的一个实例和缩影。区域内各大城市不断的“洗牌”,也从深层次反映了区域经济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滁州此次GDP大幅超车,成功逆转了“战局”,和第四次经济普查后GDP的修订不无关系。

滁州最新发布的GDP数据是有些惊人的。

据滁州市统计局官网今年2月28日发布的数据称,经初步核算,滁州市2019年GDP为2909.1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9.7%。

而据去年初滁州所发布的数据,滁州2018年GDP只有1801亿元。低调的滁州,何以“疯涨”1000多亿?

这和全国地区GDP统一核算改革有关。2019年底,全国实行GDP统一核算,各地2018年的GDP数据都有一定幅度的调整。

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有的省份数据被大幅下调,因此出现了GDP“跳水”的尴尬情况。反观安徽,其2018年的GDP不但没有“跳水”,反而是大幅上调了4004亿元。

这其中,单单滁州市就上调了近800亿元,将原本的1801亿元修正为2594亿元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滁州的增量是安徽16个地级市中最多的。

因此,滁州2019年的GDP之所以猛涨至2909亿元,这个数据是基于修订后的2018年GDP数据(2594亿元)基础之上的。

而之所以出现了大幅上调,滁州市统计局官方微信号对此作出解释称,原因之一,是规模以下单位数增加较多。

第四次经济普查,滁州全市规模以下小微企业数比第三次经济普查增长了2.3倍、个体户增长103.2%(安徽全省增长39.3%),增速明显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

这导致规模以下单位占比较高的批发零售、住宿餐饮、交通运输等三个行业增加值增长较多。

还有个原因,是异地产业活动单位得到全面反映。

滁州市统计局称,这次普查提供了翔实的异地产业活动单位数据,把一些所属法人在外地的产业活动单位补充了进来。

产业活动单位是统计专业术语。通俗来讲,比如,一家在滁州市进行工商注册登记的酒厂,在江苏南京、扬州等省外多地设立专卖店进行销售,那这些专卖店就是异地产业活动单位。

背靠南京、东向发展,滁州发展近几年战略调整。

地区生产总值2909.1亿元,这意味着,此前曾长期排名安徽省内第五名的滁州,终于如愿坐上了“觊觎已久”的“第三把交椅”。

连续喊出“冲刺总量全省第三”

澎湃新闻注意到,自2016年开始,滁州就开始公开喊出“冲刺总量全省第三”的目标,并将这个目标连续写进了滁州市政府工作报告。

澎湃新闻记者从各地官方发布的数据获悉,目前,排在滁州身后的是阜阳,2019年GDP为2705亿元。第五名是安庆,2380.5亿元。

昔日有些低调的滁州,何以力压安徽唯一的千万人口城市阜阳,以及昔日“长江五虎”之一的“皖江明珠”安庆?

其实,阜阳和安庆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据公开报道,在2019年,安庆党政代表团和阜阳党政代表团,都先后到滁州市进行过实地考察和学习。

据安庆市政府官网报道,安庆党政代表团在考察中认为,滁州近年来势头良好,归功于前期招商引资项目的落地见效,在项目建设、城市管理等方面都是大手笔、高起点。

阜阳人同样对“滁州速度”印象深刻。

当时,安徽省副省长、阜阳市委书记杨光荣亲自带队赴滁,并表示,要认真学习滁州在工业发展、园区载体和项目建设等方面取得的好经验。

发力重大项目,提振园区经济,滁州的背后有棵“大树”——国家级南京江北新区,于2015年6月正式获批设立。

从地图上看,滁州位于安徽省最东侧,紧挨着南京江北新区。滁州下辖8个板块中,有全椒、来安、天长以及南谯区四个板块和南京江北新区直接接壤。从南京南站乘坐高铁到滁州主城区,仅需20分钟左右。连接滁州主城区和南京江北新区的宁滁城际铁路一期工程,目前也已经开工建设。

滁州市发改委主任吴孝水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当前,滁州正在主打“大江北”战略,积极融入南京江北新区。

而且,滁州的目标不止于简单的依附,而是“等高对接”。吴孝水表示,滁州的目标,是成为和江北新区“等高对接、无缝对接、协同对接的战略性板块”。

滁州对接南京江北新区,获得了国家战略的加持。2019年印发的《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》中明确要求,推动省际毗邻区域的协同发展,其中“点名”了六组省际毗邻地区的合作,滁州独占两个。分别是,支持顶山(南京)-汊河(滁州)、浦口(南京)-南谯(滁州)开展深度合作。

吴孝水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滁州成立了由党政主要领导任组长的推进“大江北”协同发展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,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,定期交流工作进展。

据吴孝水介绍,针对不同的发展需要,面对不同的发展机遇,滁州这些年的发展战略有个动态调整的过程。

在“大江北”战略之前,滁州主打“大滁城”战略,即以滁州主城区为中心,打造来安县城等三个副中心,强调组团式发展,意在做大滁州主城区。

而如今,经过十年“大滁城”建设后,滁州开始集体东向发展,主动拥抱南京江北新区,拥抱长三角一体化发展。

争夺“第三名”,安徽省内经济格局之变

滁州的突然爆发,也在悄然改变安徽省内经济格局。

安徽经济格局大致可以用“1+1+N”来形容,即省会合肥领跑,芜湖次之,但短时间内芜湖追赶合肥无望,第二名位置又暂时无忧。

再往下,就是好几座城市组成的“N”,相互之间原本差距不大。

据各地公布的最新数据,安徽省内第三名滁州2909亿,第四名阜阳2705亿,第五名安庆2380亿,第六名马鞍山2111亿元。

滁州的强势崛起,率先打破了“混战”局面,“N”内部差距逐渐拉开。同时,也意味着有城市开始向省内“老二”芜湖发起挑战了。

据芜湖市统计局数据,芜湖2019年GDP为3618亿元,领先第三名滁州700亿。而此前,芜湖对第三名的领先优势有近1400亿元!领先优势大幅缩小,对于芜湖来说,追赶者的脚步声已愈发清晰。

澎湃新闻注意到,围绕安徽“第三城”,甚至接下来可能出现的“第二城”较量,也是各地努力寻求自我突破的生动写照。

毗邻南京的滁州和马鞍山,近年来主打“南京牌”。

和滁州一样,马鞍山下辖多个板块都和南京接壤。比如和县和博望区,目前均“以融入南京都市圈为主攻方向”。

马鞍山也被认为是和南京同城化发展潜质更好的周边城市之一。去年9月举行的南京市长国际咨询会上,一位专家结合产业发展等指标,通过软件现场推演得出,在南京主城四周,南侧的江宁、溧水将更快和马鞍山形成城镇连绵带。

而在安徽西侧,人口超过千万的阜阳,手握庞大的人口消费红利,并借力高铁时代的到来,正在发力打造区域中心城市。

据“阜阳发布”介绍称,“融入长三角、崛起大皖北”是阜阳新的使命和担当。阜阳距离郑州、合肥、武汉等中心城市的距离都在300公里之内,而以阜阳为中心的150公里半径内,有超过3000万人口。“阜阳发布”称,阜阳成长为区域性中心城市有着优渥的区位优势、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。

落到安徽省内第五名的安庆,则在重点提振县域经济。

澎湃新闻注意到,2018年,安庆掀起了向江苏县级市海安学习的热潮。安庆市市长陈冰冰曾率党政代表团亲赴海安考察,安庆市宜秀区区长郑志,更是在海安挂职担任市委副书记,时长三个月。

为何“不耻下问”?安庆主城区偏居整个安庆市域的一角,且被山水环绕,所辖县市也是零散分布。要想做大做强主城区,提升中心城区首位度,有些先天不足。

陈冰冰表示,安庆有多达10个县(市)区,15个省级以上开发园区,这决定了发展县域经济是安庆的必然方略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